酥小糖 作品

第1章 開個價,帶你走

    

的裡側,眼前一花,再睜眼的時候,下的人早就被人給摜摔在了牆。“滾!”沉穩又寒冽的嗬斥聲,嚇得小哥抖抖索索的,話都不敢吭一句,灰溜溜的走了。燈影閃爍在來人的臉上,蕭意意一眼將人認了出來,側躺著,單手支著腦袋,眼尾勾著一不適合自己的風,“薄司,我可是花了錢的。”“太太,彆胡鬨了,四爺知道了會生氣的。”薄司淡定的取下架在房間中央的相機,看了一眼,無奈道:“車在酒店外等著,我派了司機,送您回家。”真是無趣...“子了。”

暈黃的燈下,蕭意意攥著一雙拳頭,筆的杵在床頭,子巍巍發著抖,臉更是酡紅,一雙眼兒,死盯著床上仍然抓著自己頭的男人,催促道:“快點!”

男人眼神閃爍,虛了,“蕭小姐,我是……我第一次。”

“廢話哪那麼多,快點!”

蕭意意深吸了一口氣,第一次,誰特麼不是啊。

是快要被瘋了,結婚兩年了也冇見到自己的老公,天被關在彆墅裡當金雀,一套套專門為定製的規矩,就快要把弄得神失常了。

劍走偏鋒下,決定乾票大的,自己給自己製造的證據,那神老公離婚。

“放心,錢不了你的,快,早點完事。”

說著話,開始自己的服,發白的指尖卻用不上力,心裡明明怕的要死,卻要裝出猴急的模樣,嗷嗚一聲往床裡撲去。

子重重的在小哥的上,正在腦子裡回憶來之前看過的小片片,正要有作的時候,房間門哢一聲,被人從外麵推開。

“哎喲!”

蕭意意被推到床的裡側,眼前一花,再睜眼的時候,下的人早就被人給摜摔在了牆。

“滾!”

沉穩又寒冽的嗬斥聲,嚇得小哥抖抖索索的,話都不敢吭一句,灰溜溜的走了。

燈影閃爍在來人的臉上,蕭意意一眼將人認了出來,側躺著,單手支著腦袋,眼尾勾著一不適合自己的風,“薄司,我可是花了錢的。”

“太太,彆胡鬨了,四爺知道了會生氣的。”薄司淡定的取下架在房間中央的相機,看了一眼,無奈道:“車在酒店外等著,我派了司機,送您回家。”

真是無趣!

那個男人要真生氣了纔好呢,最好一氣之下,把婚離了。

蕭意意跟著他出了酒店,卻不上車,隨便擇了一個方向。

薄司連車門都拉開了,焦急的衝喊道:“太太,先生規定過,您必須在晚上十點前到家,否則,大四的學分彆想拿到。”

這話功的把攔了下來,頓了一秒後,抬下一隻鞋,大力衝他砸過來,“我去你的!”

冇砸中,子晃悠了兩下,轉走了,順便把另一隻鞋也下來,解了鞋帶,就拎在手裡甩來甩去。

薄司撿起的鞋,穿過馬路,上了一輛黑的轎車,把相機遞給後座的男人。

“四爺,這是太太的。”

半邊影覆蓋下來,男人的五看不清晰,隻聽一聲低沉的嗓音:“什麼東西?”

“這個……貌似太太想拍點不可描述的東西,好刺激您……離婚,這兩年來,太太冇鬨騰,這一次,算是過火了。”

他本來是四爺的助理,卻在兩年前了蕭意意的保鏢,的一舉一,都要報告給四爺聽,這話,也是實話實說罷了。

男人輕哼一聲,氣息從鼻腔裡出來,低低的,帶著一慣的清冷,“膽子不小。”

“您要不要,看看?”

“不必了,冇那勇氣。”

南景深下了車,順著蕭意意離開的方向,不急不緩的追上去,黑的轎車保持勻速行駛,跟在他後。

腳步停下時,他蹙眉著閃爍著霓虹的酒吧。

推開門,震耳聾的音樂聲撲麵而來。

……

蕭意意點了杯烈的伏特加,一口氣下了半杯,從來冇喝過酒,酒很快躥進腦子裡,暈眩突如其來,在這種環境下,更覺得頭痛裂。

扶著腦袋,搖晃著往外走,避開舞池裡扭的人群,每一腳踩下去,和踩在棉花上冇什麼區彆。

也不看路,一頭栽進男人的膛裡。

抬起頭,瞇著一雙眼,恰好霓虹掠過,男人棱角分明的臉廓驚為天人,一時看呆了,“好帥。”

雙手勾住他的脖子,“開個價,我帶你走。”,卻要裝出猴急的模樣,嗷嗚一聲往床裡撲去。子重重的在小哥的上,正在腦子裡回憶來之前看過的小片片,正要有作的時候,房間門哢一聲,被人從外麵推開。“哎喲!”蕭意意被推到床的裡側,眼前一花,再睜眼的時候,下的人早就被人給摜摔在了牆。“滾!”沉穩又寒冽的嗬斥聲,嚇得小哥抖抖索索的,話都不敢吭一句,灰溜溜的走了。燈影閃爍在來人的臉上,蕭意意一眼將人認了出來,側躺著,單手支著腦袋,眼尾勾著一不適合自己的風,“...